設置
書頁

第一百三十章 沖擊九重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丹辰子站立于樹巔,目光掃視八方,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他感應到,附近有幾道極其隱晦的氣息。那些暗中窺視的人,到底還是沒有全部退走,有幾人跟了下來。

  這時,一道人影無聲的從林中走出。

  “見過師伯!”那人來到樹下,向丹辰子行了一禮。

  丹辰子低頭向樹下那人望去,只見這人渾身破破爛爛,蓬頭垢面,簡直難以辨別出其樣貌來。

  “真是豈有此理!”見到古飛如此模樣,丹辰子不禁大怒,北堂家,實在太過分了,竟然膽敢追殺我太玄門弟子。墟天境之事一了,我定當要北堂家給一個說法。

  見到古飛雖然樣子狼狽到了極點,但到底人還活著,活著就好,丹辰子也不禁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

  “跟我走吧!”丹辰子大袖一揮,一團金芒頓時向著古飛沖騰而出,裹住古飛,騰空而起,來到了丹辰子的身旁。

  而后,一道金光從丹辰子的身上爆發而出,卷起古飛,向著龍皇城如飛般而去。

  龍皇城,攬月樓十八別院之中的一座別院,古飛盤坐在別院里的一間上等的獨立客房內打坐調息。

  當初建造攬月樓的人,也真的下足了本錢,十八別院,十八套客房,每一套客房,都是獨立的,與其他客房并不相連,完全是獨立的空間。

  古飛內視之下發覺,體內的傷勢,比預料之中更加嚴重,與那北堂翼一戰,令他受到了難以想象的沖擊。

  雙臂臂骨斷折,胸骨甚至肋骨,都出現了裂痕,如果是一般修者受到如此重創,早已倒地不起,那里還能襲殺了七名北堂家訓練出來的好手?

  日夜淬煉的強大肉身,這時便展現出了不凡的一面,恐怖的痊愈能力,令古飛的傷勢在逐漸痊愈,當然,這種傷體自我修復的過程,卻也沒有到頃刻間便能痊愈過來那么恐怖。

  胸膛正中的肌膚之上,一個陰陽魚圖案若隱若現,浩蕩出一股股暖流滋養著古飛的血肉筋骨,令傷體的痊愈速度倍增。

  陰陽化五行,五行交感從而化生天地萬物,陰陽魚玉佩之上浩蕩出的陰陽二氣,在天地元氣的等階之上,比五行元氣卻是要高了一級。

  古飛發覺,流經自身四肢百骸的陰陽二氣,最終匯聚于丹田,被丹田之中的那一團暗淡無光的五行本源光芒,轉化為絲絲五行元氣,融入到身體血肉之中,修復著傷體。

  經過一場生死大戰,古飛那置之死地而后生,在生死之間,領悟武之真諦的瘋狂行徑,似乎有些效果。

  古飛雖然受了重傷,雙臂斷折,心中雖驚,但卻不慌。他似有所悟,不再刻意運轉玄功,任憑體內陰陽五行交感。

  最后他心中越來越平靜,很自然的,他進入了物我兩忘之境。

  此刻,古飛的腦中浮現出了上古煉體術的玄功走向圖,這門上古玄功的圖文一幕幕浮現在他的心間。

  上古法訣當中,平日許多晦澀難懂的話語,現在竟然漸漸明白了,這令古飛有一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覺。

  一場生死大戰,令他對武道的領悟又深了,修煉上的遇到的難以明白的問題,現在也逐漸變得明了起來,在這一刻,古飛的心境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這一天,古飛的房間內,浩蕩出陣陣元氣波動,隱約間,更是傳出了風雷之聲,隨著古飛修為的日益提升,筋骨震蕩而出的天鼓雷音,開始向著大音無聲的方向轉變。

  日升日落,直到黑夜重新籠罩大地,一股難以言語的壓迫感開始從古飛的房間之中漸漸透發而出。

  同一別院之中,住著李靈風、紫羽、東方晨等九個太玄門年輕一代之中最杰出的九人,古飛房間的異樣,他們早已感應到。

  而那脫凡九重天的大高手丹辰子,到最后,更是直接盤坐在了古飛所在的套房之外,他知道古飛正在突破,丹辰子不想有人打擾古飛。

  十八棟獨立的廂房,其實就等同于十八座樓閣,別院之中其他樓閣內的李靈風、紫羽等人盡皆走出了房間,憑欄而望。

  其他別院也有人在觀望,而與太玄門弟子所在的別院相鄰的另外兩座別院之中,更是有人直接走進了太玄門弟子所在的別院之內。

  這些人都是不及弱冠之年的少年男女,他們同樣穿著白衣,但與太玄門弟子不同的是,這些人的袖口之處,都繡有印記。袖口印記有兩種,一種是一柄小劍,青色的小劍,另一種印記卻是一道黃色的符文。

  有人早已發現這些走進太玄門弟子所在別院的少年男女衣袖上的印記,他們才恍然,這些人都是三大道門門下弟子。

  袖口繡著一柄青色小劍的白衣少年男女,便是廣成仙派門下弟子;袖口繡著一道細小符文的少年男女,便是上清宗門下弟子。

  這些人,都是前來參加墟天歷練的道門弟子,也都是廣成仙派與上清宗之中,年輕一代里最杰出的弟子。

  也只有同為三大道門的人,才敢在這個時候,走進太玄門弟子所在的別院之中。其他人,即便是發覺了太玄門弟子所在的別院傳出了異樣的波動,也不愿走進這座別院,以免得罪太玄門。

  這些上清宗,廣成仙派年輕一代的杰出弟子,在走進太玄門弟子所在的別院之時,盡皆感覺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

  所有人都在遠處驚異的望著古飛所在的樓閣,尤其是盤坐在樓閣前的那道身影,更是令其他兩大道門的弟子感到震驚。

  丹辰子,那那可是只差一步便能成為大修士的強者,他竟然似乎在為樓閣之中的那個人護法,樓閣里的那個人到底有何來歷?竟然令丹辰子如此重視。

  好奇的人,便開始向認識的太玄門弟子詢問。

  樓閣之中,沒有任何燈火,內里漆黑一片,在夜色下,恐怖的波動以及沉悶的雷鳴之聲,正是自那里向外浩蕩而出。

  不知為何,所有人都感到陣陣心悸,漆黑的窗口仿佛聯通著深淵地獄一樣,對面樓閣里面似乎藏著一個恐怖的兇魔,每一個人的心底都不禁泛起一絲涼氣。

  當月上中天之時,古飛所在的樓閣傳出的恐怖波動越來越劇烈,給人的壓力也越來越大。終于,那間樓閣再也經受不住越來越強烈的元氣沖擊,在一陣巨大的轟鳴聲中爆碎。

  同一時間,龍皇城之中的幾個強大的存在,同時心有感應,張開雙眼,向著攬月樓的方向望了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