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戰技VS神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厚土大地之氣洶涌澎湃,不可抗阻,灰蒙蒙的塵土遮住了半邊天,那并非是真正的塵土,而是土行神通展現出來的莫大威能。

  “好厲害的土行神通!”古飛暗自心驚,這并非表示他對北堂翼產生了懼意,相反,北堂翼的強大,卻正好激發了古飛的傲氣。

  武者,是天生的戰士,一往無前,無所畏懼,即便明知血濺五步,也要戰戰戰!寧愿站著死,也不愿跪著生。

  古飛的武心純粹之極,始終一塵不染,沒有任何世間的羈絆,他的行為,他的動作,都是發自內心的表現。

  正因為古飛的心無雜念,才能勇猛精進,將武道修道到如此地步。

  他不退避,不退讓,面對吞噬而來的蒙蒙厚土大地之氣,他反而昂然的踏上一步,依然強勢無匹,無所畏懼的一拳轟出。

  以硬碰硬,以強戰強,脫凡之境的神通者又如何?照戰不誤。他要借助北堂翼之手,來錘煉自己,令自己在逆境之中,尋覓那一絲修為突破的契機。

  與脫凡之境的北堂翼這樣的老一輩強者交手,古飛并非愚蠢,他是在將自己逼入絕路,而后逼迫自己突破修煉的屏壁!

  古飛打出的是木行拳,以木克土,在五行生克之中,木行先天克制土行。你有五行神通,我有五行戰技,而且,古飛還有依仗,北堂翼想要殺他,很難。

  那一往無前的一拳,仿佛借來了天地間那無盡的木行之力,溝通了那無邊的原始密林,草木精華匯聚而來,在古飛的身前形成了一片綠色的海洋,璀璨的綠芒映照得天上地下一片碧色。

  木行拳對決土行神通,兩股恐怖的力量瞬間沖撞在一起。

  “轟隆隆……”

  這是令人神魂震蕩的激烈大碰撞,所有人盡皆失色,并驚恐的向更遠處退去,他們怕遭了魚池之災啊!即便是兩人交鋒之時宣泄出來的余威,也不是他們所能承受得起的。

  “古飛,你千萬別輸啊!”凌落雁在一眾侍衛的保護之下,遠遠的退避了開去,她不斷回頭向場中看去,心中暗暗祈禱。

  但,凌落雁的祈禱似乎并沒有任何效果,重重木行拳勁,根本轟不散漫天塵土,雖然木行之力在先天上克制土行之力,但如果土行之力太過強大的話,也能反過來克制木行之力。

  塵土漫天之中,古飛嘴角溢血向后退卻,他不得不后退,強大的神通之力,令他難以化解,而那北堂翼卻強勢的跟進。

  北堂翼雙手劃出道道玄奧的軌跡,綠色的光芒在他雙手之間閃耀,那是木行神通將要施展而出的征兆。

  果然,古飛轟出的木行拳拳勁,竟然在剎那間被他牽引,封擋,而后全部融進在了他的木行神通之中,全部浩蕩向古飛。

  北堂翼巧妙的利用了古飛的木行拳勁,再加上他自身引發的神通之力,形成了磅礴不可阻擋的木行神通。

  璀璨奪目的綠色光華之中,無盡的碧綠樹影在凝聚,層層疊疊,無窮無盡,這是一幅可怕的景象,仿佛一片無盡的森林在光影之中顯現,并且向著古飛沖撞而去。

  木行神通之威,實在可怕。

  “篷!”古飛的雙拳,沖騰出兩團如同太陽般刺目的金芒,硬撼向沖撞而來的無盡碧綠樹影。

  狂猛的力量碰撞,令他雙臂衣袖瞬間化作了漫天碎布,他再次吐血而退,仿佛難以抵擋。五行戰技,不敵五行神通,這似乎已經成了定局。

  古飛直接撞進了古道旁的密林之中,隨后涌動而至的木行神通將一大片樹林瞬間摧毀,殘木碎枝,漫天飛舞。

  “哈哈!真正的武者又如何,在我的神通之下,看你還能撐多久!”肆意的大笑在古道上響起,那北堂翼如風似電的向古飛追擊而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北堂翼的強勢,那北堂傲更是大喜,有他大伯出面,即便是殺了古飛,似乎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因為這已經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有整個家族作為后盾,北堂傲的膽氣也壯了不少。

  而凌落雁在古飛被轟飛那一剎那,忍不住驚呼出聲。古飛的影子已經不知不覺間烙印進了她的內心深處。

  “你如此年紀,便有這樣的修為,如果任由你成長下去那還得了,拼著得罪你背后的勢力,我也要將你扼殺于搖籃當中。”

  北堂翼的話語,冷的令人窒息,透發出的威壓如大山一般沉重,他仿佛一座高不可攀的巨山,令人難以仰視。

  他剎那間追上倒退之中的古飛,水行神通應手施展而出。

  “轟!”

  古飛被無盡的水行之力凝聚而成的巨大水龍直接撞飛了出去,接連撞碎了十數棵大樹,一股熱血涌上喉嚨,但被他吞了回去。

  絲絲血跡自他嘴角溢出,他并沒有因此而沮喪,也沒有因此心冷,八重天巔峰的力量,無法抗衡脫凡之境的神通者,這很正常。

  這是絕對實力的體現,沒有任何的取巧,他敗的并不冤枉。

  水行神通之后,便是火行神通,千百火球,如同帶著烈焰的隕石一樣,向古飛砸去,恐怖的高溫,仿佛連空氣都蒸發掉了,令古飛喘不過氣來。

  “轟!”、“轟!”、“轟!”、“轟!”……

  一個個巨大的火球在原始老林之中爆炸開來,無情的摧毀了一片又一片的山林,古飛腳踏八荒步,在火球之間騰挪閃避。

  雖然躲避過絕大部分的火球的轟擊,但依然被十數個火球轟中,身陷烈焰火海之中。不過,古飛到底是非常人,一身筋骨血肉淬煉得如同一件法寶一樣,能夠熔煉精鐵的恐怖火焰,也難以傷他分毫。

  雖然自烈焰火海之中沖出,但火球爆炸之時爆發出來的狂猛力量,也令古飛受到了莫大的沖擊,護在身前的一雙手臂,似乎要骨折了般,痛的他冷汗直流。

  即便如此,古飛依然向追殺而來的北堂翼打出道道璀璨的刀芒,襲殺向北堂翼。體內那股神兵之氣被他凝聚于雙手之上,他的雙手便等同于化作了無堅不摧的神兵。

  雙出如刀鋒般的摧殘氣芒,具有莫大的威力,撕裂虛空,砍滅一切,就是北堂翼,也不敢硬接,驚怒連連的退避開去。

  神通者與修道者一樣,不修肉身,只修神通,因此,北堂翼的肉身并不強悍,要是被古飛以體內神兵之氣發出的氣芒擊中要害的話,還是一樣要一命嗚呼的。

  腳踏八荒步,憑借八步極速與化兵煉體之術,古飛雖然被北堂翼死死壓制,但那北堂翼一時之間,也難以將古飛擊斃于掌下。

  兩人沖進了原始老林,在林間追逐,瞬間便遠去。

  古道之上,一時間便剩下了昊天商隊的數百侍衛,數百工人,和那北堂家的北堂傲等人。

  “殺,一個不留!”北堂傲回過神來,立時殺氣騰騰的直接向那十數個黑衣漢子下達絕殺命令。

  “是!”那十數個黑衣漢字齊聲領命,紛紛拔出腰間兵器,向著昊天商隊那數百青衣侍衛逼了過去。古道之上,兵器晃動,寒光閃爍,頓時殺氣彌漫。

  一場大戰,似乎在所難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