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九十八章 來者不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又是一天清晨,和風送爽,大山之中充滿靈氣,令人感到心曠神怡。

  江邊懸崖之上,古飛長身而起,渾身上下頓時爆發出一陣清脆的爆響,仿佛他的體內有悶雷在轟鳴。

  這是上古煉體術之中所說,筋骨雷鳴的境界,天鼓雷音鍛筋骨,不但筋骨雷鳴,現在,隨著古飛的功力日深,就是臟腑之中也能發出如同悶雷般的聲響。

  內外通透,混如一體,徹底的脫胎換骨,這是進入醒我第九重天的先兆,古飛隱約感覺到,離那九重天之境,只差一線了,似乎隨時都能突破,但又似覺得身前隔了一層蒙蒙的輕紗,雖然隱約能夠看到輕紗后面那模糊的影像,但卻無法辨別出輕紗后面到底有些什么東西。

  “不強求,不煩躁,不氣餒……”古飛喃喃低語,旁人如果遇到這種觸不到,摸不著,但又令人心癢難搔的修煉瓶頸之時,大多都會心浮氣躁,這或許就是修煉者的所謂心魔,來自于內心深處的躁動。

  但古飛現在的心境卻平靜如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冷看庭前花開花落,淡望天空云卷云舒。

  這時,大江上游,三只大船順流而下,進入了古飛的眼中,三只大船的后方,還跟著大大小小,數十只船只。

  “哼!這些人倒也精明得很,借著昊天商隊的商船,狐假虎威一番,如此一來,也沒有什么強盜敢對他們的船下手。”古飛淡淡道。

  活躍于云蒙山這一段水路之上的盜賊,其實只敢對一些落單掉隊,或是小隊商船下手,像這樣子數十只船順流而下,如此大規模的船隊,那些強盜還不退避三舍?

  昊天商船,當先領隊的一只彩旗飄揚的大船的船頭甲板之上,一個臉如敷粉的絕色公子,正憑欄而望。

  之所以用“絕色”二字,也確是因為這位“公子”確實當得起。

  細柳眉,丹鳳眼,唇如絳點,眸如晨星,手拿一把白色小扇,身著一襲淡黃色長衫,站在那里有如細柳扶風,說不出來的俊俏味道。

  但是,這個絕色“公子”現時卻愁眉深鎖,彷如失了魂般,目光癡癡呆呆,也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

  這個“絕色公子”正是那女扮男裝的凌家十三小姐凌落雁。

  與古飛相處的短短時日之中,這凌落雁竟是似乎已對古飛情根深種,古飛一走,她卻是茶飯不思,為君消得人憔悴了。

  連日來,卻是急壞了小翠和小月那兩個丫頭,而那個忠伯,卻是甚少露面,似乎一直躲在船上的房間之中。

  那么多人惦記著他身上的那件東西,小心謹慎的忠伯,幾乎是足不出門,小心到連飯菜都要用銀針試過才敢吃。

  “咦!那人是?”忽然,甲板上的凌落雁看到了遠處右邊江邊的懸崖之上,站立著一道白色人影。

  “古飛?”凌落雁頓時身子一晃,驚叫了出來,因為離得遠,她也不確定那人到底是不是古飛。

  “唰!”、“唰!”

  就在凌落雁驚呼出聲之時,船艙之中立時便沖出了一黃一綠兩道纖細的人影,衣袂破空,凌落雁的身邊頓時便出現了兩個侍婢來。

  這兩個俊俏的侍婢,正是小翠與小月。

  “小姐,發生了什么事情?”小翠那一雙烏黑靈動的大眼,向四周掃視,急聲問道,她的右手已經壓在了腰間的劍柄之上。

  “小翠,小月,你們快來看看,那個人是不是古飛!”凌落雁叫道,然后向著遠處江邊的那一處懸崖之上指去。

  “古飛?”兩個侍婢頓時一驚,立時便順著凌落雁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里有什么人啊!小姐,你這是何苦呢!”小翠有點傷感的說道,那個古飛似乎真的闖進了小姐的心扉啊!

  “什么?人呢?”凌落雁定眼一看,遠處的山崖之上,那里還有什么人影?“怎么會這樣,難道真的是我眼花?”凌落雁頓時失魂落魄,不知所措。

  小翠與小月兩個侍婢對望了一眼,都不禁搖了搖頭,情之一物,到底是什么東西?竟是能另一個人發生如此大的變化。

  她們那平日里高傲任姓的小姐,這幾天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令她們難以置信。

  “她怎么還是一副男裝打扮?”古飛穿行于山間密林當中,心里卻不禁為剛才所見產生了些許疑惑。

  剛才,凌落雁看見的那個站在懸崖之上的那個白色人影,卻也正是立于山巔的古飛,而古飛也看到了凌落雁。

  古飛的目光凌厲之極,數十里的距離,根本影響不了他的視力,凌落雁的摸樣,盡皆落入他的眼底。

  不過,古飛不愿多想凌落雁,心中的疑惑只是一閃而逝,便被他拋開不理,在他看來,凌落雁不過是他人生之中的過客,甚至……連過客也算不上。

  一頭紫色的小獸,卻像尾巴一樣,跟在古飛的身后,當然,這頭小獸可不是沖著古飛而來,而是沖著他的法寶囊之中的那塊獸晶而來。

  這頭異獸紫貂,也是靈異非凡,知道古飛不好惹,所以不敢太過接近古飛,要不然,這頭小獸早就上前一把搶下古飛掛在腰間的那一個不起眼的小布袋,逃之夭夭了。

  古飛心中不禁好笑,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那頭小獸竟然真的追了下來,看來,這頭小獸對那塊獸晶,很是重視。

  出了云蒙山,地勢便開始平坦,前方便是一片一望無邊的原始老林,像是一塊巨大無邊的綠色綢緞鋪在天幕之下,而那條貫通南北的燕江,便像是綢緞之上的白色線條。

  古飛站在一棵老樹的樹巔之上,看著眼前的景象,也被大自然的這種偉力所震懾,天上地下,一片無邊的綠色直向天盡頭蔓延而去,仿佛真的沒有盡頭。

  這時,已經是中午時分,昊天商團的船只,早已經被他遠遠拋離,而且,這段燕江流域并沒有分叉河道,昊天商隊的船,絕對不會飛上天去。

  在古飛旁邊不遠處,那頭一路跟下來的小獸,卻是一雙靈動的大眼盯著古飛腰間的那個普通袋子,竟是躍躍欲試的樣子。

  “哼!吃過了苦頭,還不放聰明一點?”古飛對那頭小獸說道,“我的東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搶到手的。”

  “吱吱!”小獸似乎有些憤怒,在樹巔上蹦蹦跳跳,但是,卻不敢靠近古飛。

  古飛也對這頭小獸很無語,一路下來,這頭小獸只要一趁著自己不注意,便對他系在腰間的法寶囊下手。

  這頭只有拳頭大小的紫貂,動作敏捷之極,移動速度也快速之極,簡直比古飛施展八步極速之時,也不逞多讓。

  有幾次,還真的差點便被這頭小獸得手了。

  就在古飛想要繼續趕路之時,忽然發覺前方有一道人影在烈日之下踏著樹巔,向他飛快接近。

  那人很快便來到近處,只見這人是一個長眉入鬢,目如寒星,臉如刀削身穿黑色緊身衣的俊朗青年。

  “你是誰!”古飛眉頭一皺,冷眼望著那人,瞳孔不禁一陣收縮。

  “要你命的人!”那黑衣青年瀟灑的飄身落在古飛前面的一棵大樹樹巔之上,腳踏樹葉,身子卻穩如泰山,渾身上下透出了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

  他平靜的望著古飛,刀削的面孔之上帶著一絲冷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