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五十七章 人身如寶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趙紫柔與紫羽一戰,令人驚嘆連連,紫竹峰一脈的重寶玄武印,竟然被紫羽以一件名不見經傳的法寶抽飛,實在令人驚訝。

  不過,那紫羽是太玄峰掌門支脈的弟子,歷代太玄門掌門,掌管門中重寶,有幾件秘寶,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反而,如果像太玄門這樣的道門大派,沒有幾件秘寶的話,倒才會令人奇怪呢。

  在法寶的威力都不相上下之時,本身的修為便變得至關重要,紫羽的修為,比趙紫柔高出太多,這才是她落敗的關鍵。

  紫羽手中的那一根靈枝,已經被他收回了袖中,而后跳下擂臺,擂臺下的太玄峰一脈弟子立時便迎上前來,恭喜紫羽比試得勝。

  “紫羽師弟,干得不錯啊!”李靈風拍著紫羽的肩頭,淡笑著說道,剛才紫羽的那一戰,雖然精彩,但是在明眼人看來,結局早已定。

  紫羽手中的靈枝,足以抵擋玄武印,然后便是本身道力的較量。在道術法力的較量上,趙紫柔當然不是紫羽的對手。

  “呵呵!多謝師兄夸獎!”紫羽笑著,便與李靈風一起向著廣場外太玄門弟子聚集之處走去。

  廣場外的另一處,紫竹峰一脈弟子搭起的帳篷里,趙紫柔雙目緊閉盤坐在地上,她的師尊燕行云單掌抵在她的背心,鼓蕩體內法力,將法力沿著手掌涌動進趙紫柔的體內。

  趙紫柔在紫羽以靈枝所化寶樹將玄武印抽飛之時,道術被破,立時便受到了莫大的沖擊,差點便被震散一身道力。

  被燕行云抱回來之后,燕行云便馬上以自身道力,為趙紫柔固本培元,調養真元,不至于令她的修為倒退。

  功行九轉,趙紫柔丹田之中的那一團以精氣神凝聚而成的道家真元,開始活活潑潑的擴散出陣陣道力,滋養軀體,潤養元神。

  趙紫柔那一身疲累之感,立時便被驅除,由精神萎頓,從新變得精神奕奕起來。道家的功法,走的是結丹凝嬰之道,以身體為鼎爐,精氣神為鼎爐內的藥物,熬煉精、氣、神,從而達到三位一體,凝結道丹,再在道丹之中修出元神道嬰。

  在道家而言,身體不過是鼎爐,最終都是要舍去的,因此,道家的修煉重在精氣神,不會太過注重肉身這個鼎爐。

  不過,在還沒有煉成元神道嬰之前,這個“鼎爐”對于修道者來說,還是至關重要的,法體受創,“鼎爐”受損,必定影響修為。

  因此,即便已經神完氣足,趙紫柔也沒有就此收功,而是繼續盤坐于地上,培養丹田之中的那一團精氣神凝聚而成的道力,小心的滋養著身體這個“鼎爐”。

  倒是她的師尊燕行云,在見到趙紫柔沒有大礙之后,便走出了帳篷,繼續關注廣場中九大擂臺上的比試。

  從早上到中午,四十二個在昨天勝出的九脈弟子的第一場比試才完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幾場比試,便是古飛與雷傲之戰,趙紫柔與紫羽之戰,還有那李靈風那一場的比試。

  不得不說,李靈風雖然其貌不揚,但是一身修為卻是遠勝同齡人,展現出來的實力,令人震驚。與他對戰的人,沒有一個能夠在他的手上撐過一刻鐘的,盡皆被他輕易擊敗,而且還是在沒有動用任何法寶的情況下。

  但是,無論場上的比試如何激烈,如何精彩,廣場外盤坐在一棵大樹下的古飛,始終如老僧入定般,連眼睛都未曾睜開一下,仿佛真的與外界隔絕了一般。

  “我已破入八重天,為何還不能煉化體內那根短棒所化的精氣?”古飛在適應新生的力量,但是,卻發覺以化兵煉體神通熔煉進體內的那一截劍柄般的紫色短棒,依舊沒有完全熔煉進體內的氣血當中。

  古飛知道,這件師門留下來的東西,并非像表面般看似普通,似乎是一件了不起的寶物。以他現在的修為,還難以完全熔煉。

  體內那股紫色精氣,隨著身體氣血,在血肉之中流動,古飛只要一動念頭,便能令身體上的某一個位置,擁有這根短棒的特性。

  這便是化兵煉體的威力,身化神兵,將無可匹敵。隨著古飛修為的提升,被他熔煉進體內的神兵,也能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古飛借助雷電之力,成功淬煉軀體,以這種極端的方法,激起體內的潛能,令煉體之術再作突破,換血大成。

  內視之下,古飛可以感應到,他體內流動的氣血蘊含著龐大的精氣,透發出強盛的生命氣息,無時無刻都在滋養著血肉筋骨,全身骨骼開始變得晶瑩如玉。

  醒我之境第八重天,是褪去凡骨的步驟,令全身骨骼變得不凡,古飛的全身上下的骨頭,已然堅硬更勝鋼鐵,硬撼普通法寶,絕對不成問題。

  也難怪碧水寒潭底下洞窟之中的那尊不滅體能夠在經過了無盡歲月之后,還不化去,依然如同活人一般,栩栩如生。

  皆因那尊不滅體的肉身太過強大,血肉筋骨已經不是凡體,且蘊含著強大的力量,人雖然已死,但血肉筋骨之中蘊藏著的力量卻是沒有散去,被軀體牢牢的束縛在體內,令其血肉不朽,刀槍不入。

  而現在,古飛的身體,也在向著不滅體的方向蛻變著。

  古飛在大樹下一坐便是數個時辰,直到下午再次輪到他上場之時,他才張開雙眼,自大樹下長身而起。

  這次九脈會試,最大的黑馬,當屬古飛無異,在九脈會試之前,誰都不看好古飛,盡皆認為他在第一輪比試便會被淘汰掉。

  誰知古飛不但沒有被淘汰,反而接連打敗了碧云峰兩大杰出弟子東方晨與雷傲,而那東方晨,更是號稱年輕一輩之中的第二高手。

  自此,在沒有人懷疑古飛的實力,在沒有人敢小看于他,一個強大的武者,一個可以抗衡雷電之力的武者,令年輕一輩的弟子盡皆心悸。

  或許,只有那年輕一代之中的第一人李靈風,才能與之匹敵。而李靈風與古飛的對戰,卻也很快便會到來。

  太玄門少年第一高手,太玄九脈的年輕弟子之中,只能有一人能獲此殊榮,誰能問鼎第一?這是所有人都好奇的事情。

  本來,碧云峰一脈最杰出的弟子東方晨,有那問鼎第一的資格,但是,他的資格卻被突然冒出來的古飛強行摘除,令他與問鼎第一再無關系。

  現在所有人都認為,第一之爭,只在兩人之間進行爭奪,那兩人,就是翠靈峰一脈的唯一傳人古飛與太玄峰一脈的大師兄李靈風。

  雖然有很多人難以接受,但是古飛在年輕一輩之中的異軍突起,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古飛第二輪比試之中的第二個對手,并不是李靈風,而是其他支脈的一名弟子。這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比試,在古飛那絕對壓倒性的實力面前,這名弟子很快便被古飛破了道術,一拳轟出了擂臺,慘敗。

  傍晚時分,第二輪比試結束,而后又是一張榜單貼了出來,今天的比試,竟是淘汰掉了二十八人,明天最后一輪比試,前十名年輕高手,便會在今天成功進身第三輪比試的十四名弟子之中產生。

  廣場之上,各脈弟子陸續散去,各自回歸各自的修煉之地。一眾弟子之間談論最多的事情,是古飛今天的表現,令人驚心動魄,令人炫目的表現。

  古飛,已經注定了成為太玄門之中的話題人物,他的強勢,他的大膽,他那不要命般的煉體過程,都成為一眾弟子的談論話題。

  夜幕降臨,翠靈峰的洞府之中,古飛盤坐在蒲團之上,一動不動,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了修煉之中。

  一呼一吸之間,莫不帶動著周圍的氣流,點點五彩的霞光在他身周繚繞,露在衣服外面的古銅色的皮膚,流動著晶瑩的光澤。

  表皮之下流動的氣血一波一波的洗刷而過,淬煉皮肉,血肉顫動之間,又釋放出絲絲本命精元,滲進筋骨之中,令骨骼有若蒙上了一層寶光。

  丹田內,本命精元凝聚而成的有若雞蛋般大小的五彩光團,在明滅不定,自血肉之中生成的一絲絲五行精氣向著丹田匯聚而來,經過本命精元的淬煉,過濾掉不純的雜質,而后再散布出去,重新融入血肉之中。

  古飛體內的這種循環,周而復始,一次又一次,無有窮盡,也無有停止。

  古飛體內精氣的流動,完全不似道家之術,但卻也似是遵循著某種天地規則,是那么的自然,好像就應該如此一般。

  血肉筋骨的蛻變,令力量產生蛻變,反過來,力量的蛻變又會促進筋骨血肉的蛻變,兩者相互相承,在修煉之途上,令古飛的寶體變得更加的強大。

  人的身體,就是如同一座寶藏,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開啟的寶藏便越來越多,破入八重天之后,古飛對“武”的領悟又再深了一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