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十二章 墟天秘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太玄峰之下,古飛與東方晨相遇,兩人劍拔弩張,眼見便要動手之時,東方晨卻是忽然收斂了身上浩蕩出來的強大氣息,就此下山而去。

  這令古飛不禁愕然,但是隨即一想,卻也恍然了,這太玄峰,可是九脈之中,掌門弟子的修煉之地,畢竟是門中重地,在這里動手,那簡直就是不將太玄峰一脈的弟子放在眼內啊!

  而且,明天便是比試之期,何必急在一時?

  “哼!”古飛看著東方晨的身影消失在山下,不禁冷哼一聲,東方晨雖然不好對付,但是,憑借武修的強悍身體和不遜色任何道術的五行戰技,古飛有信打敗東方晨。

  這時,古飛那緊繃的身子,也緩緩放松了下來,肌肉筋骨一陣放松,凝結而出的力量隨之重新散到血肉之中。

  古飛這門上古功法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在沒有動手之前,沒人會知道古飛的真正實力,因為他的力量大多蘊藏在血肉之中,只有在與人打斗之時,才會爆發而出。

  “明天……還不知道是誰將誰踩在腳下呢!”古飛不以為然,東方晨是一個不錯的對手,但他注定要成為自己的磨刀石。

  古飛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會,而后聳聳肩,便離開了太玄峰。太玄門年輕一輩的弟子當中,真正值得他重視的人,沒有幾個。

  太玄峰上,太玄殿內,偌大的殿堂之中,很是空曠,掌教玄天道人,高坐于正中的白玉寶座上,下首兩邊,卻是坐著七個老道,這是七脈首座。

  “師兄,我們真的要派比試當中勝出的前十人下山不成?那可是我門年輕一代之中最具潛力的弟子啊!”碧云峰首座玄法道人打破了大殿上的沉靜。

  “嗯!墟天境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我們是不可能讓門中的高手進去的,這樣太過冒險。”玄天道人淡然說道。

  望月峰玄蒼道人看了一眼高坐在寶座上的玄天道人,皺眉道:“墟天境之中,滿布莫測的兇險,歷來進去的弟子,沒有一次是可以全身而退的,要是十名弟子之中有幾人折損在里面,那就太可惜了。”

  太玄門九脈之中的前十名年輕弟子,平均年齡還不到二十,少年時就頭角崢嶸,顯露出與眾不同之處。這十人,或許說不上是天才人物,但也是潛力無限的。

  在修煉一途中,但凡修煉有成的大神通者,莫不在少年之時,便難逢抗手,超越同輩。這等在年輕一代之中站在最前沿的人物,就是門中重點培養的對象,因為也許數十年后他們就會成為叱咤風云的大人物。

  杰出之輩,受人關注,這是必然的,如太玄門中的大師兄李靈風,碧云峰一脈的東方晨,他們的實力在一眾年輕弟子之中是毋庸置疑的。

  修煉界之中,看重的便是潛力,沒有那一個門派,會讓潛力無限的弟子身陷險境,甚至夭折的。

  因為這些人,是門派的未來。

  玄蒼道人的說話,令在座的人都不禁面面相覷,七脈首座當然不想讓自己這一脈的杰出弟子前去冒險。

  紫竹峰首座龍鴻學沉吟了一下,而后才向蒼玄道人說道:“掌門師兄,為了墟天境之中的那件東西,即便是讓那十名弟子冒險走上一趟,也值得。”

  “長生草,只要能得到長生草,我便有信心突破到半神境界。”古井不波的玄天道人說出這話的時候,再也難以保持鎮定。

  御虛之境的修道者,凝結元神道胎,生成道家元神道嬰,得享千年壽元,但是,這并不代表御虛之境的修道者,就能長生不死了。

  要想真正的長生不死,便要突破御虛之境,脫去凡軀,凝練仙體。九重天的瓶頸,已經桎梏了玄天道人數百年,千年大限,眼看也就是在這兩三百年間的事情了,如果得到長生草,他的壽元便能延長二百年。

  有了這數百年的充裕時間,玄天道人還真的有信心打破天地束縛,成為傳說之中的存在——半神!

  “長生草!”在所七脈首座,全都眼睛發亮,仿佛見到了稀世珍寶一般,再也難以掩飾他們內心之中的激動。

  長生草,一種只在傳說之中的天地靈萃,普通人服之,便能脫胎換骨,得長壽,如無意外活個一兩百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長生草,在發現墟天境之時,便已經不知道在墟天境之中生長了多少歲月,是否已經是成熟體,卻是沒有人知道啊!”玄蒼道人也不再堅持自己的主張,因為,這長生草,實在是關系著本門興衰的大事。

  半神啊,如果一個門派之中有半神坐鎮的話,只要半神不隕落,便能長盛下去。半神,那是真正意義上的長生不死的恐怖存在。

  在騰龍大陸,半神,是無敵的代名詞,但是,半神高手,已經絕跡,騰龍大陸,千百年來,已經沒有出現過半神的身影。

  七脈首座,都是御虛之境的修道者,他們同樣也渴求得到長生草。長生草的誘惑力,對御虛之境的修者來說,其誘惑力是無可抵擋的。

  “根據上古典籍上記載的成熟狀態,長生草的成熟體,應該就在這一兩百年內長成。”玄天道人環顧了一下眾人,沉聲說道。

  “但是……其他兩大道門……不好對付啊!”紫竹峰首座龍鴻學擔憂道。

  “是啊,上清宗與廣成仙派的人,對長生草也是志在必得,墟天境可是三大道門共同發現的,長生草的存在,上清宗與廣成仙派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玄法道人皺眉道。

  “哼!明爭暗斗在所難免,這就要看誰的本事了。”玄天道人的聲音忽然變冷,瞳孔收縮之時,眼中迸射出兩道銳利無比的目光。

  七脈首座頓時便是一驚,心中凜然,這個掌門師兄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在太玄殿中潛修,卻是竟然還有這等爭強好勝之心。

  “如此,我現在就去安排明天的比試吧!那墟天境,也只有醒我之境的人,進去才沒有影響。”玄法道人說著,便站了起來,向玄天道人行了一禮,便向殿外走去。

  其他六脈的首座也紛紛離座,各自向玄天道人告辭,他們起先還有暗自打著小算盤,避免門下的杰出弟子前往墟天境,但是現在,他們卻是巴不得他們的弟子能夠爭取多一個名額,這樣,前往墟天境的人便多了,得到長生草的幾率便比其他支脈的要高。

  三大道門在明爭暗斗,太玄門九大支脈,又何嘗不是在明爭暗斗?

  大殿之上,七脈首座離去之后,便剩下玄天道人一人高坐掌門寶座之上,他的目光無比深邃的望向殿外,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而后便將殿外那隨時聽候差遣的道童叫進了大殿中,玄天道人吩咐道童道:“你馬上去一趟翠靈峰,將那古飛帶來見我。”

  那道童領命之后,便轉身走出了大殿,徑直下山,向著翠靈峰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