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十九章 半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修煉之中無日月,眨眼間六道魔君來襲的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年。在這半年之中,太玄門的高手四出,護山大陣被那神秘的太極圖所破,太玄門要尋找可替代那九九八十一顆奇石的寶物來重新發動護山大陣。

  而翠靈峰上,古飛破入七重天之后,便經常閉關,往往在洞府之中一坐便是十天半個月。而這一次,洞府的石門已經緊閉了一個多月,石門下方,已經長出了青苔。

  清晨,晨曦初露,翠靈峰上,忽然傳出陣陣異響,似雷動戰鼓,又好像天雷在轟鳴。但是,這聲音卻似乎遵循著某一種規律,每響動一下,竟是令翠靈峰周圍的天地靈氣產生了異動。

  天地精氣在蕩漾,在起伏,但并不向某個方向匯聚,翠靈峰上透發出來的聲響,似乎溝通了天地,仿佛是一種天地本源之音的釋放,溝通了一方天地,令虛空產生了震蕩。

  百里外的太玄殿殿頂之上,盤坐著一個紫袍老道,老道仙風道骨,透著一股超凡脫俗的超然氣息,這個道人,正是太玄門掌教玄天道人。

  玄天道人正在運轉道家修真功法,五心朝天,吐納乾坤。隨著玄天道人那一呼一吸間,太玄殿上方的靈氣盡皆被吸扯而來,沒入玄天道人的身上。

  忽然,玄天道人似有所覺,將驅禁而來的一波天地精氣吸納凈盡之后,便睜開了眼來,頓時,兩道紫芒自他的眼眶之中激射而出,刺穿了繚繞在身旁的淡淡云煙,而后才逐漸消散。

  玄天道人轉頭往翠靈峰的方向望去,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那個方向……這種聲音,難道……”玄天道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精光一閃,在殿頂上長身而起。

  “天鼓雷音!怎么可能?那一脈的萬仙成,不是已經死去了嗎?怎么還有人能將那門功法修煉到這個境界?”玄天道人皺眉沉思了起來。

  “難道是……萬仙成的那個徒弟?如果真的是他的話,那就有些意思了!”玄天道人想到這里,卻是微微一笑,從新坐下,而后盤坐在殿頂,閉上雙眼,再也不動分毫。

  翠靈峰上,洞府之中,古飛盤坐于蒲團之上,一呼一吸,全身筋骨齊鳴,轟隆隆有若悶雷般響聲大作,震蕩筋骨氣血經脈。

  這不同于之前那筋骨震動之時,產生的噼噼啪啪的爆響,天鼓雷音之聲,似乎已經逐漸成形,頗有幾分天鼓雷鳴的樣子。

  隨著呼吸的節奏,古飛周身上下,體內體外,有若刮起了一陣風暴,自毛孔噴出的氣流,令他身體四周有若有一股子旋風在劇烈旋轉。

  醒我七重天,是一道分水嶺,成功踏出這一步,古飛身體蘊藏的寶藏終于逐漸顯露,開始接觸武道奧義。

  他已經練通筋骨皮肉五臟六腑,身體內外渾然一體,內外通透,再無分別,一身精元再無阻隔,動念間,可以直達身體各處。

  意之所至便是力量之所至,舉手投足間,莫不具千鈞力道。內視之下,古飛體內的經脈,涌動著龐大的五行精氣,條條經脈,仿佛神化了一般,穿行于全身血肉筋骨之中,有若一道道光線,連接身體各處。

  古飛胸腹鼓蕩,發出雷霆之音,整個洞府,都在音波之下輕微顫抖著,陣陣精氣自他體內蒸騰而出,滲入筋骨,易髓換血,更加精純的氣血在慢慢生成,這讓古飛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胸腹間的起伏逐漸加劇,古飛體內的轟隆如悶雷般的聲響更加密集,功行九轉之后,古飛突然睜開雙眼,兩道精光自他眼眶之中激射而出,而后一張口,吐出了胸腹之間的一股濁氣。

  “嗖!”那一口濁氣有若箭鏃般刺破虛空,激射出數丈之遠,發出尖銳的破空之聲。

  而后,古飛體表浮現出來的五彩氣芒猛的一漲,而后快速沒入了他的體內,他長身而起,渾身頓時發出一陣爆豆般的噼噼啪啪的炸響,肌膚之上仿佛流轉著一層光澤,他的寶體卻是更加的強悍了。

  “半年苦修,醒我七重天的境界,終于完全鞏固,我現在的實力,恐怕就是對上八重天的修道者也不會落于下風了,東方晨,與你一戰,我卻是期待得很啊!”古飛的臉上露出一絲冷酷的微笑,東方晨想要在門中大試之時,在一眾同門面前讓自己出丑,卻是打錯了算盤了。

  “五行戰技,絕對不比道法差,我雖然才摸到一絲門徑,但是也足以打敗東方晨了。”古飛說著,便閉起雙目,凝神回想了一遍記載在上古煉體術之中的一路入門拳法——五行拳。

  然后,猛的一睜雙眼,身上精氣涌動,一層璀璨的金光立時便自他的身上透發而出,而后直接的一拳向前轟出。

  “篷!”一團金芒自他拳頭轟然爆發,金色的氣芒向前洶涌而出,將整座洞府映照成了一片金黃之色,整個洞府都顫抖了起來。

  金芒刮過地面,那堅硬的巖石地板立時便無聲的被削去了薄薄的一層,拳勁震動虛空,發出了萬馬奔騰般的隆隆之聲,威勢無匹。

  古飛的拳勁還沒有完全爆發,他便連忙收招,像滾滾長江般的金色洪流,頓時便消散于無形。

  古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五行拳雖然是上古煉體術之中記載的粗淺的戰技,但是威力卻不比道法來的差,他有信心,以自己現時的實力,在門中比試時,絕對能進入前十強。

  “哼!都說我修煉的是垃圾功法,這一次我就要讓所有小看我的人,看一看他們眼中的廢物,是如何將他們踩在腳下的。”古飛的眼中歷芒迸射,被門中的人欺負,被門中的人看不起,這一切的一切將成為過去。

  古飛下意識的摸了摸胸前那個仿似紋身一般的太極圖,他的這一身實力,可以說是這快融入了他胸膛之中的陰陽玉佩帶來的。

  如無陰陽玉佩的十倍修煉速度的幫助,古飛的修為恐怕還在醒我三重天苦苦掙扎,醒我七重天,這個對古飛來說曾經遙不可及的境界,現在已經成為了現實。

  陰陽玉佩在六道魔君來襲的那一晚展現出的莫大威力,雖然讓古飛到現在都還感到有些心驚肉跳,但是,這半年來,這陰陽玉佩卻是沒有再發生任何的異樣情況。

  古飛也想開了,既然這塊神奇的玉佩已經在他的身上,想不要都不行,那就順其自然好了。他隱約感到,只要自己的修為足夠強大,或許便能揭開這塊陰陽玉佩的神秘面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