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十四章 乾坤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太玄九峰盡皆在護山大陣的籠罩之下,滔天魔氣雖然洶涌澎湃,但也被擋拒在外,沒有一絲能夠滲進大陣之內。

  太玄門的護山大陣,籠罩方圓數百里,當初那個開派祖師可謂是身具通天徹地之能,所設大陣,即便歷盡了數千近萬年的歲月,依舊有著莫測的威能。

  太玄山上空,一層蒙蒙的紫光若隱若現,不斷有陣圖浮現而出,也不見有何妙用,但是卻將那鋪天蓋地來勢洶洶的魔氣擋了下來。

  翠靈峰的洞府前,當魔氣涌現而出,封困太玄山那一刻,古飛便心生警覺,自入定之中醒轉了過來。

  當見到天上如墨般的魔云翻滾涌動之時,古飛震驚到了極點,那魔氣雖然并未落下來,被大陣擋在外面,但一股森森寒氣,卻是襲上了古飛的身上,那股寒氣,比之碧水寒潭潭底的冰寒氣息,不知道強上了多少倍。

  古飛吃驚的發現,周圍草地上的露珠已經結成了晶瑩的冰珠。

  滾滾魔云之中,仿佛有無盡的魔影在內飄蕩,這是一個陰森而又恐怖的夜晚,四周處在極靜之中,但卻又令人感到仿佛有萬千魔鬼在嘶嚎,令人頭皮發麻,心生懼意。

  “到底是何方魔頭來襲?”就在古飛運功驅除襲上身來的魔煞寒氣之時,百里外的太玄殿上傳出了一聲充滿天地正氣的話語,接著他便見到一道璀璨白光自山巔的大殿之內擴散而出,柔和的亮光,布散開來,竟是將數百里范圍的太玄山都籠罩在了其中。

  那彌漫在太玄山上的魔煞寒氣,立時便被驅散。

  “六道魔君,你為何前來擾我太玄門。”先前說話的聲音再次響起,云淡風輕般的聲音,充滿了磁性,雖然并沒有如何響亮,但卻在山間回蕩不息。

  “天玄老道,我六道做事,何需理由,聽人說你太玄門的封山大陣如何神妙,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實,還是虛有其表。”

  聲音如隆隆雷鳴一般自魔云之中傳出,同時天上的滔天魔氣急劇涌動,一張巨大的魔臉頓時在天上顯然而出,接著,一只大如山岳的魔拳,夾著雷霆萬鈞之勢,向著山巔的太玄殿砸下。

  “轟”

  一聲驚天巨響,天搖地動,巨響聲中,一層光幕猛地在半空之中顯現,如同一個光罩般籠罩數百里,滾滾魔氣被擋在光幕之外,再難以越雷池半步。

  “吼!這個烏龜殼果然夠硬。”半空之中那張魔臉的巨口之中吐出怒吼連連,巨大的魔拳不斷轟擊光罩,一聲聲震天巨響接連響起,天上光幕被魔氣沖擊得光芒亂閃,一幅幅玄奧的陣圖在光幕上流轉不定。

  天地震動,藏身于魔云之中的那個六道魔君,魔威震天,他竟然想以蠻力直接砸開太玄門的護山大陣,實在瘋狂。

  太玄殿前,已經聚集了數百太玄門弟子,殿前的白玉臺階上,更是站著七個老道,所有人都震驚莫名的抬頭看著天上一幕。

  而古飛,卻依舊在翠靈峰的洞府前盤膝而坐。古飛同樣震驚莫名,他的眼中還透著一絲驚恐,他并非因為天上那個六道魔君的兇威所懾,而是因為他胸前的那個太極圖透出的異樣波動所驚。

  剛才,就在六道魔君開始攻擊太玄門的護山大陣之時,他似乎聽到了一聲嘆息,一絲微弱到幾乎難以覺察的嘆息。

  那聲嘆息的來源,竟是他胸前的那個太陰陰陽圖,這讓古飛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同時也覺得不可思議。

  難道是錯覺?似乎又不是,自從古飛捅通了全身經脈之后,靈覺的敏感程度提升了一大截,他不可能捕捉不到那一聲嘆息的。

  而且,他隨著修為的水漲船高,也慢慢開始發覺那塊得自碧水寒潭地下神秘洞窟的陰陽魚玉佩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古飛發覺,那塊融進他胸前的陰陽魚玉佩,能匯聚八方天地精氣使他的修煉速度提升十倍之外,其實那塊玉佩同時自身也在吸取天地精氣。

  半年下來,那塊在古飛胸前的皮膚上化作了一個太極陰陽圖的神奇玉佩,其實已經吸收了海量的靈氣。

  玉佩匯聚靈氣到底會產生什么變化,沒有人會知道,恐怕就是那洞窟之中那個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波動的不滅體重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在古飛思緒混亂,感到頭都大了的時候,太玄殿上空忽然出現了一面亮光,那是一面似古鏡般的法寶。這件法寶自太玄殿外升起的那一刻,一道巨大的光柱沖天而起,那道光柱竟然沖破了大陣,沖破了重重魔氣,沒入了無盡的蒼穹宇宙之中,熾烈的光芒如十日耀空,在天地間大放光芒。

  那道光柱的神光布散開來,天上無盡魔氣凝聚而出的那張巨大的魔臉頓時便在光芒的照射之下消散了,隱于魔氣之中的六道魔君,也立時便停止了攻擊,漫天涌動的魔云,竟然在那件古寶所激發出來的神光之下,有若冰雪般急速消融,但見一道黑氣繚繞的高大魔影在消散的魔云之中顯現,但馬上又消失在了魔云里。

  “是乾坤鑒,你竟然煉化了乾坤鑒!”魔云之中傳出了震驚無比的聲音,而后,滾滾魔氣竟然便如同潮水一般退卻。

  但這個時候,一方天地似乎已經被那件高高懸掛在太玄殿上空的法寶定住了,那團魔云在神光的照射之下,不斷消散,橫沖直撞,卻沖不出神光的封鎖。

  太玄殿外的一眾弟子看到天上的那一幕,立時精神大振,齊聲歡呼。殿前玉石臺階上的七大老道,那緊繃著的神情才松了下來。

  其中一個紅光滿面的老道仰首望著天上那一輪清輝流轉的光芒,喃喃自語道:“想不到玄天師兄竟然能夠驅動祖師留下來的神器,實在令人驚訝。”

  感受著那乾坤鑒浩蕩出來的恐怖波動,就是這七名御虛期的大修士也感到心悸不已。太玄門數千年的底蘊,如果沒有一兩件大法器,是沒有人相信的。

  乾坤鑒所化的神光在困住六道魔君之后,竟然開始顯化陰陽,在太玄殿內操縱乾坤鑒的玄天道人竟想以寶鑒的莫大威力,磨滅六道魔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