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千四百三十五章 打打魚,磨磨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我得承認,我是個凡人,沒有鋼鐵一樣的意志。!

  哪怕是教廷山面臨著巨大危機,哪怕是失去力量,暫時沒辦法保護心愛的女孩們,在這種情況下,也過起了三天打魚兩天曬的休閑日子。

  一夜十年度日如年的威力,實在太大了,如果可以,我真想請多幾個心志堅定的冒險者一起嘗試一下,看看到底是我太軟弱,還是考驗太變態,沒個參照不好對呀。

  總感覺是在拼命為自己現在的狀態找理由辯解,很遜,所以不想解釋下去了,說說這一年來的收獲吧,算是三天打魚兩天曬,時間長了,總歸也是能迎來豐收季節的,不是么?

  熊人變身的魔法烙印,已經被解析的差不多了。

  為什么要用解析,而不是分解呢?

  因為在分解的過程,發現了一些問題,哪怕是自己如此熟悉的技能,其魔法烙印也并非完全可以窺視的一清二楚,尤其是一些較纖細的,隱藏較深的魔法脈絡,更是難以察覺。

  打個方吧,眼前有一座山,天清氣朗,山的輪廓清晰可窺,甚至你有時間的話,可以算一算山到底有多少棵樹,多少根草,多少顆石頭,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和耐心,都能一一清點。

  但是,這只是表面,這座山的內部到底是由什么構成,有多少個洞,泥土下面隱藏著多少細微的生命,卻并非僅靠時間和耐心便可以理清,至少,你得對它很熟悉,然后,還得有相關的知識。

  我說的相關知識,是魔法基礎,這也是為什么加侖跟我強調了一句魔法基礎很重要的原因,熟悉的條件我達到了,但是知識的條件還未完全滿足,所以對熊人變身的分解,暫時變成了解析,等將那些深藏細微的魔法脈絡也找出來,把熊人變身的魔法烙印百分之百解讀,是最終分解的時刻。

  分解是一個緩慢過程,大概也要花幾年功夫吧,我掐指一算,這十年的時間,應該是夠用了。

  問題是,這還是我最熟悉的熊人變身呀,其他技能呢?要花多少時間?

  好在有了熊人變身的經驗,讓我不至于找不到方向,首先是魔法基礎,你看,我這不是利用時間在努力專研么,所以不能說我三天打魚兩天曬,應該形容成是磨刀不誤砍柴工較恰當。

  然后,熟悉度方面,雖然不熊人變身,但德魯伊的大多技能,我也算是蠻熟悉了,尤其是考驗世界這幾十年主攻的技能技能,更是有著充分的自信。

  所以,偶爾厭煩了千篇一律的分解熊人變身魔法烙印時,我也會嘗試一下去解析其他技能,萬一給我學會了多線操作呢,萬一能行呢?對吧?對吧?!

  好吧,算抱著這種僥幸的口吻,也是沒用的,不存在萬一,還是老老實實一個一個來吧。

  不過額外的嘗試,到是讓我得到一點有用的結論。

  或者說不大妙的結論。

  我發現了,對技能魔法烙印的解析,首先一個要有熟練度,其次要有相關的魔法根底,然后,我還發現一個非必要,但是可以提升魔法烙印解析速度的因素。

  那是技能等級。

  是的,技能等級越高,精神世界當的魔法烙印越發清晰,越發有助于你去解析,若是等級很低,如同讓一個色盲去分析色譜,讓一個近視隔著一米距離穿針孔,很不靠譜。

  我估算了一下,如果不想陷入這種色盲或者近視的狀態,技能等級至少要提升到十級。

  再順便一說,裝備附加的技能提升屬性或者技能點,貌似沒用。

  那么問題來了,我該怎么辦?

  扳著手指頭一數,我現在七十九級,能有七十八個技能點,湊個整數,算我八十一級,有八十個技能點好了,那我只能分解八個技能,技能等級十級以下時我試過解析,效率實在太低,不予考慮。

  另外,召喚系的十個技能,我不打算練,雖說大統一理念,聽起來好像是要你把三十個技能都分解統合到一塊,但其實不完全分解統合也行,雖然這樣實力會弱一些,但我不想吃了小雪它們。

  所以實際,我只要分解二十個技能,元素系和變身系,視情況而定可能會更少,因為我不清楚回到現實當的,假如我取回了狼人變身和熊人變身那外掛般的變異能力,到底還能不能將其分解融合,總感覺不會那么簡單。

  那么,為什么我現在第一個選擇的是熊人變身呢?

  因為最熟悉,最容易唄,拿來當試驗品了,反正是在考驗世界里,說白了是在夢里,又不會影響到現實世界的自己。

  這么一看,難度下來了,再然后,我還有技能重置,不過一億個金幣的條件實在有點坑,當然,相對于我現在要度過的漫長時間而言,一億個金幣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大的壓力。

  等提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去找魔王領主的麻煩,金幣的收獲速度會十倍增加吧,所以不用太擔心技能重置的問題,而且解析分解一個技能,也要花大量時間。

  我面無表情的隨便算了一筆,不管怎么說,都是時間問題,很巧,我有大量時間,所以一點都不愁。

  唯一要擔心的是,大把的時間會不會讓我石樂志。

  最后一點,雖然加侖跟我提到過,但我還是覺得很坑的事情。

  那是開始分解熊人變身的魔法烙印后,我變得沒辦法施展這個技能了,暫時是灰色的不可使用狀態,如果不是加侖說過會變成這樣,讓我不用擔心,我非得嚇死,擔心好好一個德魯伊職業這樣被我玩殘了,到時候拿什么來完成考驗?

  巨坑。

  另外,因為時間過長的關系,我也思考了很多。

  如說拿我現在的解析,分解,融合熊人變身,和艾魯法西亞醬教我的熊靈融合,做對。

  兩者到底有什么區別,學挖掘機哪家強?

  說起熊靈融合,為什么我在考驗世界里擁有大量時間卻沒學,其實是有原因的,當初學習熊靈融合,是因為地獄格斗熊和本體的實力存在巨大差距,學了熊靈融合,能將地獄格斗熊的力量漸漸融入到本體當,使得本體迅速變強,是這樣沒錯。

  可是現在,沒了技能變異,老實說施展熊人變身以后,實力并沒有增強太多,感覺熊靈融合的性價不是太高,而且因為有技能重置的功能,使得我沒辦法一直將精力放在熊人變身面,所以暫且擱置。

  回到正題,挖掘機……啊呸,是加侖的大統一理念,還是艾魯法西亞將的熊靈融合更強大?我用我半桶水的知識論調,胡亂分析了一下。

  強應該還是熊靈融合更強,我修煉過熊人融合,感覺它是一種更崇尚自然的方式,而加侖老頭的大統一理念呢,名字挺唬人,其實是一種自殘的修煉方式,這要是放到修真世界里,那妥妥是一本人人唾棄的魔功。

  不過,熊靈融合是針對熊人變身這一個技能,而大統一理念是將三十個技能分解融合,從這個角度來看,又顯得加侖的理念在大菊觀更勝幾籌,當然,艾魯法西亞將的本領也不止熊靈融合一項,肯定還有其他壓箱底功夫,你要真讓兩人打一場,來個關公戰秦瓊,一高下,那我只能說。

  加侖老師,下輩子請投個好胎,如說投到巨龍那兒,或許還能再和艾魯法西亞醬一。

  當然,我并沒有看不起加侖的意思,能創造出召喚融合魔法陣,能創造出大統一理念,加侖無論是在修煉方面,還是研究方面,都是天才,屬于全能型那種,他的魔法造詣估計法拉老頭都要高不知多少,當然,最可怕,最令人敬畏的還是他的意志,堅忍。

  若是回到亞瑟王年代,加侖老頭算不十二騎士,大概也會是一個名震大陸的強者吧。

  壓下這些心思,繼續過著三天打魚……啊不,是磨刀不誤砍柴工的日子,畢竟研究魔法不僅僅能加快魔法烙印的解析,對將來的魔法優化也有很大幫助,可謂是一舉多得的說。

  只可惜進度很慢是了,畢竟是殘念級的魔法天賦,果然元素系的技能還是得多請教請教加侖,他看起來像是個法爺,尤其是現在,都快從魔法轉修仙了。

  這個十年,過的格外艱難,等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再次化身擁抱狂魔。

  抱住了不知道是也一樣剛剛睜開眼,是早已經醒了只是一直在裝睡的小狐貍。

  抱住了樓梯拐角處仿佛命運一般必定會遇的惡龍蕾娜。

  抱住了早早醒來的雙子公主,小黑炭,維拉絲,莎拉,琳婭。

  抱住了過來蹭飯的艾卡萊伊,莉莉絲,薩綺麗,雙……

  雙尾還是算了,嗯,算了。

  我寧愿被人誤會是基佬,也不想自己吸貓的隱藏癖好被發現,再說雙尾能算貓么,反正我是萌不起來,相之下菲妮到是更像貓。

  不好,已經變成了要么吸貓要么基佬的前狼后虎境地了么?

  “怎么你一個人過來,是有什么事找我?”

  “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只是繼續來體驗一下你們人類的飲食明。”雙尾目光深沉,手的貴族手杖一轉一轉,兩條尾巴甩得歡。

  把蹭飯這種厚臉皮的行為說的那么冠冕堂皇,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因為不想和這只貓在一大早互相吐槽所以我在心里嘀咕了。

  “加侖老師呢?”形影不離的養老院組合,今天怎么只剩下一個了?

  “他不來了,說是胃口不好。”

  “是這樣么。”

  我心里頓了頓,多少猜到了一些,加侖應該是虛弱的已經無法正常飲食了,回過頭對維拉絲叮囑一句,讓她待會做些有營養的流食,小狗狗心領神會,立刻進了廚房準備。

  吃過飯后,補充了食物,又吸收了女孩們的能量,我精神飽滿跟著雙尾一起來到加侖那兒,繼續向他請教大統一理念的經驗心得,臨末忽然想起他昨天說過的話,問了一句。

  “加侖老師,你說有辦法幫我加快轉職速度,真有這回事?”

  老實說,老酒鬼的魔鬼訓練已經夠快了,號稱是能讓我在半年到一年的時間里鍛煉出轉職所需的體質,所以有些懷疑加侖昨天說的話到底靠不靠譜。

  “哦哦,這個呀,我昨天說過嗎?好像是有這么回事。”加侖的干枯眼皮已經垂落下去,說話聲也是微不可聞。

  “本來……本來是為了哪一天使用罪罰被剝奪職業力量,能夠盡快轉職,重新修煉回去,沒想到已經用不了,更沒想到還能用在你身。”

  頓了頓,他似乎在努力思考,回憶,說話開始斷斷續續:“給我一點時間,稍微布置一下即可。”

  “我知道了,加侖老師,別著急,我現在到是不急著轉職,你先好好休息吧。”

  說話時,加侖眼皮已經完全合,我對雙尾了個收拾,它點了點頭,表示會照顧好加侖,我放心離去。

  經過下午的魔鬼訓練后,到了晚,我竟然再次患了害怕睡覺的毛病,磨磨蹭蹭的,結果無意聽到維拉絲她們在討論今晚該誰,其他三人一致認為小狐貍剛回來,應該多幾天,小狐貍不想占這個便宜,表示還是繼續輪流。

  真是的,考慮過我的感受沒有?有本事一起,都沖著我來!

  我內心義憤填膺的大喊一聲,步伐飄飄然的了樓,嗯嗯,雖然對大家的猜測抱著十二分懷疑,自己變弱了,能容易有孩子么?不可能吧。

  不過,如果真的懷了,那還是極好的,所以此時此刻,我十分贊同黃段子侍女的座右銘……之一。

  傳宗接代,是一件很正經,很嚴肅,很重要的事情。

  托這個的福,內心狠狠幻想了一番女孩們懷孕的美妙情景,滿腦子被希望和幸福填充,對考驗世界的恐懼感大大削弱,到了或許可能大概沒有讓女孩們察覺的程度。

  不想讓她們擔心了,真的。

  來到考驗世界,我并沒有急著修煉,先整理一下個十年的心得收獲。

  然后,冒昧問一句,這是第幾個十年來著,第⑨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