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744: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三個大內侍衛正眼看著走進來的戴著小丑面具的徐城,角木蛟道:“你是徐城?”

  徐城點點頭:“放了他吧,你們要找的是我,那個銀發老者,確實是我所殺。品書網”

  角木蛟看著徐城道:“他的尸體你弄去哪了?”

  “一把火燒了。”徐城道:“所以你們才沒看到尸體,這么做是給我們爭取更多時間,如果讓你們第一時間知道他死了,你們絕對不會放我離開的,包括我的其他兄弟。”

  “那今天你必須死。”角木蛟道。

  葉老爺子沖他威脅道:“如果這小子死了,你們也不可能活著離開的!”

  “我們沒想過可以活著離開,這次回國,我們沒打算死在外面。”角木蛟道:“你還是想想自己吧,你覺得這小子能救得了你?”

  葉老爺子臉色微微一變,沖徐城道:“好小子,別管我,今天你忍一忍,即便我死了,這三個人也不會活下來,你給我活著好好守著龍組,這足夠了。”

  徐城開口大聲道:“你們想怎么樣?”

  三個侍衛老人都笑了。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我殺人了,但我不信天,你們要讓我自刎一命換一命,那不可能,有本事,自己過來拿我命,你們第一次用我女人威脅我,現在還來第二次,說真的,死太監是死太監,這算什么爺們作風?枉費你們是高手,我告訴你們,算今天你們不找我,日后我也會殺光你們,我正愁找不到你們,你們倒是自己跳出來了,很好,不是要我命嗎?不是不打算活著離開嗎?我人站出來了,我也不會走,今天不是你們死,是我亡,老子陪到底,這里所有人都離開,滿意嗎?”

  三個老人本來不屑用什么人來威脅,之所以把五個老人喊出來只不過是為了引徐城出來。

  既然徐城這么干脆直接,那確實達到了他們的目的。

  角木蛟直接把葉老爺子給推了過來:“威脅你女人并不是我們本意,也不屑,你小子既然肯出戰,那沒什么問題了,這里其他人可以出去了,如果再不走,老朽見一個閑人,殺一個!”

  徐城對四周的龍組成員道:“帶五位首長離開這里。”

  龍組普通卡牌紛紛前扶著五位首長從臺階方帶下來后往殿外走。

  還剩下4張天王牌和12張地王牌以及小鬼全部嚴陣以待的站在臺階下方徐城的背后,大有龍組一眾高手對付三大侍衛之勢。

  不過這時候,徐城卻道:“你們也出去吧。”

  北山還以為聽錯了。

  “他們有三個人!你一個人!”他提醒徐城不要這么蠢。

  徐城道:“師叔,麻煩你帶他們出去吧,守住外面,不管發生任何事,聽到任何聲音,不要讓民眾沖進來。”

  小鬼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他不會讓龍組唯一希望徐城犯險的,所以,他不為所動。

  徐城突然沉聲道:“都不走是吧?要不要我把這龍王的衣服和面具摘下來給你們?既然我這龍王都使不動你們,那我還做什么狗屁龍王?”

  那些龍組成員一個個都為難的看著他。

  徐城直接動用了一種威懾力破口吼了出來:“滾出去!”

  小鬼都被嚇了一跳。

  北山最清楚徐城的脾氣,特別是徐城發生白化以后,他的性子愈發陰郁了。

  他拉扯了一下師叔小鬼的衣角后,低聲道:“出去吧,他憋的誰都痛苦,誰當他報仇,誰倒霉。”

  這些人不來找,徐城都會找到他們滅了,沒有這些人,他也不會白化變成現在這個鬼樣,任何人變成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都會暴躁,眼看著自己的親人和老婆都沒辦法面對,不管去到哪都感覺自己和其他周圍人格格不入,這種感覺真的讓人絕望崩潰。

  徐城這心里的怒火真的憋著忍太久了!

  “參與綁架我女人這事的,剩下你們三人嗎?”

  角木蛟、井木犴、斗木懈三人都愣了一下。

  “你認為三個還不夠?”

  徐城:“反正已經是三個了,再多也沒區別,還有沒有其他沒來的?一起吧,免得我又去調查找人。”

  角木蛟報以冷笑:“你這是在嘲諷我們要以多打少?明說是。”

  “你們認為誰一己之力可以和我一戰的?先前那位銀發老者我估計你們三位還要強吧?但他死了,如果你們有自信可以一人滅了我,至于三人一塊回國來找我嗎?”徐城諷刺道。

  殿外。

  扯出來的一共16位龍組和小鬼都憂心重重的樣子。

  “師叔,讓龍王對付他們三個?”

  北山道:“我了解他,這事誰都沒辦法插手,當初他要去滅龍家的時候,我勸過,這次恐怕也差不多,我們在這里候著吧。”

  “可是,讓龍王死在里面嗎?他能不能打得過?”

  “打不過。”這時候,過去和徐城見識過他實力的其他龍組成員說道:“那幾個老家伙連師叔都打不過,龍王更不可能打得過。沒看到我們強的葉老爺子都像被抓雞一樣抓走了嗎?一個老家伙那么強,三個,恐怕今天我們未必能夠把他們留在這里,除非動用重型導彈。”

  小鬼:“重型導彈不可能,只會擾亂民眾和摧毀這里的遺址,影響力過大,只能動用軍區研究的毒液了。”

  目前各個強國都有研發一種生化毒液武器,當年倭國曾經在二戰使用這類惡毒的細菌武器。畢竟在這里使用大規模武器不現實,炮彈還會毀了遺址,所以只能動用細菌武器了。

  正說著,轟隆一聲。

  只見那紫荊城金鑾殿側面一道墻壁轟坍,一個人被轟飛了出來砸在地。

  眾人吃驚的轉頭望過去,卻沒想到,居然是三個老者之一的斗木懈!

  而在里頭,此時已經正在打起來了。

  那斗木懈爬起來以后,往里頭沖進去。

  “我們要不要進去幫忙?”方J著急的問道。

  北山:“你進去阻擋他報仇,小心他先把你地解決了,這世,牽扯到一個叫林初雪的女人時,很危險!”

  本書來自品書網/html/book/38/38642/index.html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