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 去你妹的時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隨即,加侖又強忍著疲憊,將要注意的幾個要點告知,便揮了揮手,我還沒來得及站起來,他就已經合上眼皮,睡著了。

  到最后,連如何更快轉職的辦法,他都沒來得及告訴我,原本這是我最需要的東西,可是進入考驗世界,歷練了一番之后,我明白了,若是不能通過考驗,就算轉職了,我也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成長,我等不起,聯盟也等不起。

  只有通過艾芙麗娜的考驗,只有利用好考驗世界里幾近無限的時間,我才能找到一塊最快捷的,從菜鳥到巔峰強者的捷徑,在現實中一飛沖天,重新恢復救世主的榮光。

  呃……雖然我不覺得我有什么榮光可以恢復就是了,不過嘛,最重要的是氣勢,氣勢!

  從加侖那兒出來后,我又毫無理由的抱上了小狐貍,蹭蹭,蹭蹭,好想一直抱到晚上睡覺為止,可惜老酒鬼的出現,打破了我的美夢,午飯過后剛剛不久,我就被她老鷹拎小雞似的,毫不留情的趕到訓練場,開始了久違(?)的魔鬼訓練,圍觀觀眾增加了小狐貍一員,羞恥度增加了一分,可喜可賀……你妹!

  精疲力盡的到了晚上,泡過澡之后,微微恢復了一些精力,心里便蠢蠢欲動,又害怕又期待,假裝不在意,信步來到房門一推,昏暗光線下,刻意打扮過,比往常還要NICE幾分小狐貍,宛如新婚妻子一樣坐在床頭。

  同志們,最大的考驗來了,我閉上雙眼,虎目仿佛流下了兩行訣別淚水,然后毅然邁出步伐,房門砰一下重重合上。

  不知道維拉絲又和這只小狐貍嘀咕了什么,出乎意料的沒有遇到傲嬌抵抗,嗯嗯嗯,莫非……小狐貍也信了那些謠言?莫非……小狐貍也很想當母親?

  總之,沒有變身的小狐貍就是個戰五渣,能活著進入考驗世界真是太好了。

  “嗯……”剛進入考驗世界中,我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忘記問加侖老頭了,大統一理念要付出生命的代價,這一點他已經明白交代過了,我也理解了,那么接下來的孤獨感,又是怎么回事呢?

  雖然嘛,修煉霸體的確是一件很孤獨,很乏味的事情,但并不是不可以中止,去做做其他事情解悶,或許對加侖老頭而言,無親無故的他,除了修煉以外也沒有其他事情可做,的確會很孤獨,但對于我來說,如果不是在考驗世界,我大可以去找女孩們解悶呀,加侖又不知道我在考驗世界的事情,憑什么斷言我除了折壽以外,還要忍受無盡的孤獨。

  我可是和千年死宅加侖不同次元的存在,現充救世主你怕不怕?

  想不通,也來不及問,或許是他在嚇唬我吧,算了,等到十年后再問問看,總會弄明白的。

  又想到加侖說的,維持霸體對生命的加倍損耗問題。

  其實就算加侖不說,我也隱隱感覺到,這不廢話么,自己的生命力正在加倍損耗流失,別說我是冒險者,是個正常人也能察覺到好不好。

  只不過,具體是多少,心里無法確認,如今總算是從加侖那兒得到了切確的答案。

  加倍的意思是,加兩倍。

  我當時扳著手指頭一數,也就是說,假如自己有一百年的壽命,那最終只能活五十年?

  不知為何加侖聽了,又咳出血來。

  不管自己有沒有算對,總之感覺很要緊就是了,難怪加侖會害怕死后被阿卡拉,被女孩們挖出來鞭尸,這減壽減的也太厲害了,而且修煉花費的時間巨長,除了加侖這種情況特殊的家伙,誰敢修煉?誰能修煉?

  帶著這份不安,我召喚了只會在每次考驗開頭出現,嘲諷我幾句的咸魚劍。

  “艾芙麗娜,我在考驗世界里也會老死嗎?”

  “哦,不會,你在考驗世界里的壽命是無限的,這算是唯一的優待吧。”

  頓了頓,它的語氣變得嫌棄而嘲諷:“畢竟的話,要是按正常人的壽命,你在考驗世界里的結局肯定是老死,絕對活不到完成考驗的那一天,我承諾過不會給你一個必死必輸之局做為考驗,所以只能捏著鼻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提供這樣的服務了。”

  “那還真是感謝了,順便問一下捏著鼻子的原因,真不是因為從你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咸魚氣息?我看還是乖乖找一把劍鞘比較好,比如說我以前送你的那把。”

  本來還懷著十二分的感激,結果這咸魚劍就不愿意好好說話,或者是不愿意接受我的感激,說話冷嘲熱諷的,讓人感動不起來。

  “滾,小心我把你變成一個白胡子老頭!”當年的惡作劇被舊事重提,讓艾芙麗娜惱羞成怒,顯然對我給它的新家十分不滿,氣沖沖的消失了。

  “無限的壽命啊……”回過神來,我喃喃自語,忽然露出苦笑。

  考驗世界的自己,除了那份仇恨以外,完全就是加侖的翻版,現在又要踏上加侖走過的路,這是天意么?

  還是說……蒙娜麗莎的……艾芙麗娜的心軟?

  也罷,管不了那么多了,開始練習吧。

  首先,先將霸體維持一個小時以上,這對已經苦練這招十年之久的我而言,無疑是小事一樁,當然,那股宛如陷入深海之中的不適和無力感,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習慣,只能學會忍受。

  一個小時過后,身體開始逐漸出現了分解的感覺。

  重頭戲來了。

  我心神一定,按照加侖所教,開始嘗試感應魔法脈絡所在,然后將這股分解的感覺引導到魔法脈絡當中。

  然后,失敗了。

  理所當然的,也沒指望一次就成功,這一次的失敗讓我領悟到一件事情。

  順序搞錯了。

  應該是先感應到魔法脈絡的存在,然后再嘗試,否則在感應到之前就已經先承受不住霸體了。

  啊啊,總算是弄明白了,加侖指點的時候,輕飄飄帶過一句“魔法基礎很重要”是什么意思了。

  這么重要的事情你到是再重點提一提啊混蛋!該不會誤以為我是不世的魔法天才所以才一句帶過吧?!

  深吸氣,深呼氣,不生氣。

  我開始感應魔法脈絡所在,這對我來說并不是難事,雖然我不是什么不世的魔法天才,但好歹當年被人妻騎士引導著進入更深層次的魔法脈絡世界,就算狼人變身丟了,這份感覺依然還在。

  最重要的是,這真不是什么難事,第三世界的大多數冒險者都能做到,當然,能做到什么程度那又是另說了。

  很快,我感應到了魔法脈絡的所在,腦海之中宛如投影一般勾勒出了大致的結構形狀,這是世界獨一無二,只屬于自己的魔法脈絡。

  當然,魔法脈絡其實并沒有具體的形狀結構,它并非細胞或是神經元一類的東西,更不是人的五臟六腑,沒有物理形態,腦海中出現的投影,只不過是精神世界對體內的存在事物的自我感知具象化。

  嗯嗯,是熊人變身這個技能呀,不愧是自己最熟悉的技能,就是你了。

  我停下感知,再次進入霸體狀態,等分解的感覺出現時,立刻感知熊人變身的魔法脈絡,將身體的感覺引導到精神世界的烙印當中。

  這是一個很抽象的過程,就像是要把現實當中的一塊色彩繽紛的蛋糕,塞到一副水墨畫里面,根本無法用語言去描述。

  經歷過幾次失敗之后,我竟然成功了。

  這么簡單?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種以前完全無法想象的事情,真的做到了,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不對,自己現在的確是在做夢沒錯。

  我努力將恨不得立刻醒過來向加侖邀功炫耀的激動心情平息下來,深呼吸,再深呼吸,而后,終于邁出了修煉的第一步。

  沒錯,上一個十年的霸體修煉,只不過是在打基礎,連入門都不算。

  邁入這一步以后,我忽然意識到了,或許自己找到了另外一個答案,為什么加侖要說修煉的過程中充滿無盡孤獨。

  將持續施展霸體所產生的分離感,引導到魔法烙印之中,是一種相當精細的操作,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在指揮體內的白細胞對抗病毒一樣,當然,魔法烙印并不是病毒,只是我現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在蠶食魔法烙印。

  是的,利用這股分離感,蠶食著魔法烙印,甚至更深層次的,蠶食著體內的魔法脈絡。

  就如同白蟻啃噬木頭一樣,一點一點的,一點一點的,每啃噬一點,腦海中對魔法脈絡的感知就深刻一分,理解一分,我不知道被啃噬的部分,到底是融入到了自己的身體里面,還是烙印到了精神世界當中。

  只是,這種感覺并不好受,而且,最重要的是相當枯燥無味,流水線工人大概都要比這好一萬倍。

  似乎度過了相當漫長的一段時間,我睜開眼,心力憔悴的醒過來。

  已經過了多長時間了?

  可千萬不要一晃十年就過去了,雖說能用這種方式熬過時間讓我有點小高興,但這種效率卻又不是我想要的,因為分解熊人變身的魔法烙印這項大工程,尚未完成百分之一。

  一年……不,半年……不,一個月就好了,一個月很合適。

  我迫不及待的看向擺在旁邊的沙漏,笑容漸漸消逝。

  并非過了太長太長的時間,讓我無法接受,而是……而是……太短了!

  我先看向第一個沙漏,搜刮法師公會得來的,滿一次代表一個月,上面有精確到天的刻度。

  粉末狀的細沙潺潺落下,在下層鋪了薄薄一層,沙子所堆起的高度,連第一天的刻度都尚未淹沒。

  壞了吧。

  我喃喃自語一句,又看向第二個沙漏,同樣是法師公會出品,滿一次十天,上面顯示的刻度,同樣沒到一天。

  我揉了揉太陽穴,看向第三個沙漏,市場上最常見的,代表一天的沙漏。

  沙子約莫升高到三分之二。

  換言之,如果它是準確的,那么我剛剛以為的一個月,一年,乃至十年的時間,其實只過了不到一天。

  不會吧……

  我無力躺倒在地,目光無神的注視著天空。

  本來在考驗世界里,就是一夜十年,慘無人道,現在在修煉過程中,你還讓我度日如年?

  不不不,等等,這不是好事么,說不定我在這個十年里,就能把所有的三十個魔法烙印都分解了,然后再讓加侖大吃一驚,就像他昨天聽到我透露將霸體維持了一個小時后的感受的那種表情。

  用一個字來形容,裝逼打臉,渾身酸爽。

  哪怕就為了等這一刻,我只需要一個讓自己忍受下去的理由,所以……

  繼續開始吧。

  摸了摸肚子,一天沒吃,還不算餓。

  是啊,自己好歹也是領域高級強者了,這副身體,就算是十天半個月不吃不喝,也能忍受下來。

  所以,這是在告訴我,一次最多可以持續修煉半個月,一天太少了么?

  眼睛緩緩地,緩緩地,死心的合上,一切歸于寂靜,連沙漏細細沙沙的輕微響聲,似也被無盡的寂靜吞噬。

  一年過后,羅格草原……

  數十只沉淪魔尖聲怪叫著,連心愛的小片刀也不要了,扔下四處逃竄。

  “哪里跑,吃我長矛!”十多道白光,幾乎是同時射出,宛如亞馬遜的多重箭一般,準確無誤的命中每一只逃竄的沉淪魔。

  收回手中的標槍,看看數量,唉,又要修理了,算了,還是別修理了,反正只是白板,用完算了。

  正是深冬季節,哈洛加斯就跟白色煉獄似的,沒法呆了,我回到羅格營地,今天本來想打點野味,給自己加加餐,沒想到獵物一頭撞到這個沉淪魔營地里,于是我這個……我這個聯盟酋長就順手將營地也獵了。

  只不過爆落了數十枚金幣而已,我嫌棄的咂咂嘴,擺出不屑去撿的嘴臉,其實是知道金幣回收系統,不需要自己特地去撿。

  順手拾起被沉淪魔干掉的,正要扔到鍋里的獵物,心里暗叫僥幸,還好沒扔進去,不然就沒法吃了,天知道沉淪魔的鍋里到底都煮過什么,里面厚厚一層惡心的黏膏粘著,比老巫婆家的冒著不詳綠光的黑色大鍋還要恐怖好不好。

  抬頭看一眼陰沉沉的天空,冰冷的風刮在臉上,有些刺疼,卻讓我格外歡喜的伸手想去抓上一把。

  只有這流動的風,只有這份刺疼的感覺,才能讓我感覺到這個世界沒有完全停滯,時間還在漸漸流逝。

  一年,僅僅只過了一年而已,感覺卻已經比第一個十年更煎熬了。

  于是,我不得不把老酒鬼的話當放屁,學會勞逸結合,總算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瘋掉。

  回去吃頓好的,繼續修煉?

  不不不,今天還是多看一會魔法書,明天再修煉吧。

  不不不,明天再練練級,努力沖擊八十大關,修煉的事后天再說吧。

  勞逸結合很重要。

  時間,去你妹的時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